塑料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暖倍儿遭摘牌背后未按时披露或备案财报

发布时间:2021-01-08 09:02:11 阅读: 来源:塑料桶厂家

曾经颇具知名度的内衣品牌——青岛暖倍儿服饰有限公司(下称“暖倍儿”),如今竟然与“老赖”挂上了钩,该企业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不仅如此,记者近日还获悉,暖倍儿刚刚被齐鲁股交中心强制摘牌。

本月初赴暖倍儿的注册地青岛市市南区山东路2号的一处写字楼探访,发现暖倍儿已经搬走,这里改头换面变成了另外一家公司。与此同时,也始终无法与公司实际控制人乌兰托娅及其他主要股东取得联系。

“今年8月,该公司被青岛市中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经营出现重大不确定性。另截至11月30日,暖倍儿已连续两次未按照中心规定披露或备案定期报告。”齐鲁股交中心有关人士介绍,自12月9日起,已经对该公司终止股权挂牌交易。

“先是被地方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如今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齐鲁股交中心摘牌———暖倍儿演绎了一段直线下滑的轨迹。”中央财经大学 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于鹏对此评价说,从政策层面看,对失信被执行人的信用惩戒力度将加大,失信被执行人的“生存空间”亦将进一步被压缩。

还款义务迟迟不履行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执行局局长刘贵祥13日在京表示,目前全国已有70多万人进入失信人黑名单库。在出行方面,禁止黑名单上榜者乘坐飞机和列车软卧,在全部70多万“老赖”中,已经有40多万人被禁止乘坐飞机,10万余人被限制乘坐列车软卧。

近日,记者通过搜索引擎输入“失信人黑名单”或“老赖”,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叫做“全国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单,里面包括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这些人来 自哪里、由哪家法院执行、应该履行什么义务等信息一目了然。这份名单即是70万失信人黑名单库,涵盖了各行各业的“老赖”。

暖倍儿便是其中一员。

在这份长长的“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记者在“被执行人姓名”一栏中,输入“青岛暖倍儿服饰有限公司”进行检索发现,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日前发布 的一则法律文书称,被告暖倍儿应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原告青岛海都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金190万元,同时向原告支付按央行[微博]同期贷款基 准利率的四倍计算的利息(自2013年8月6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此外,被告乌兰托娅对上述两项判决内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 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然而,被执行人暖倍儿全部未履行。

记者在青岛探访时,得 到了另外一份判决文书。该文书由青岛市市南区法院在今年7月4日发布,文书称,被告暖倍儿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十日内支付原告徐瑞贵借款本金200万元,并 支付自2013年9月13日至2013年10月12日借款期限内的利息,以200万元为基数,按日利率万分之五计算;被告暖倍儿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十日内支 付原告徐瑞贵借款200万元的逾期还款利息,自2013年10月13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按央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计算。此外,暖倍儿还应支付原 告徐瑞贵服务费、律师费等15万余元。被告乌兰托娅对上述费用承担连带责任。对于该判决,被执行人暖倍儿也迟迟未履行。

8月14日,青岛市中院公布了第四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次公布的919名新被执行人中,自然人754名,法人或其他组织165个。其中,暖倍儿及其负责人乌兰托娅的名字均在列。

资本市场“短期游”

事实上,暖倍儿的失信早有端倪。青岛当地一家服装企业的负责人魏先生告诉记者,该企业与暖倍儿有过交集。据他了解,早在去年末今年初,暖倍儿便因债务纠纷等原因,致使公司持续经营存在很大风险,公司大股东股权也被查封冻结。

暖倍儿于2013年6月28日在齐鲁股交中心挂牌,股权简称“暖倍儿”,股权代码“100148”。公司主要从事内衣服饰的生产销售。同年11月12 日,因拟筹划重大事项,公司股权开始停牌。如此算来,暖倍儿从挂牌到首次停牌只有不到半年时间,距离此次被终止交易也只有不足一年半时间,在“四板”上市 存在的时间极短,堪称资本市场“短期游”。

齐鲁股交中心市场管理部穆经理介绍,暖倍儿连续两次没有按照规定进行信息披露,包括4月份的年报和10月份的半年报都没有按时上交。“当时我们联系过企业,暖倍儿方面解释称,由于特殊原因没有进行信息披露。”穆经理说。但在此之后,暖倍儿也未补充披露相关信息。

从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阅得知,暖倍儿为“在营(开业)企业”,注册资本1110万元,乌兰托娅为暖倍儿董事长兼总经理,认缴出资额1025万 元,公司注册地为“青岛市市南区山东路2号华仁大厦10层B区”。但如今该地址已变成了另外一家公司在经营,暖倍儿搬往何处尚未可知。记者拨打公开渠道查 询到的公司多部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截至目前,由于暖倍儿一直未披露今年的定期财报,因此,其经营业绩仍是疑问。

无论如何,随着暖倍儿及其负责人乌兰托娅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生存空间”将被极大压缩。记者粗略盘点发现,在全国70万失信人黑名单库中,因“伪 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占据的比例颇高。在于鹏看来,建立这份黑名单,显然是为了惩罚信用缺失,树立司法权威,并维护社会诚信。

那么,在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暖倍儿及其实际控制人会否“知耻而后勇”,理顺各种债权债务关系?对此,本报将继续关注。

厦门市医院人流那家好

呼和浩特哪家医院治疗湿疹好一点

沈阳大连排名靠前的白癜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