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灯火与地铁同行

发布时间:2019-11-22 16:20:03 阅读: 来源:塑料桶厂家

一个暑假的夏天,程琳从回家的地铁站出来。路边,她望着远处的那个熟悉身影,愣住了……

很早的时候她的父母便双亡了。自懂事起,她便和哥哥程颢相依为命,被京口的姨妈领养了。姨妈家也不富裕,迫于生计,自她上学后,每天晚上哥哥都去地铁建筑工地打短工。

往日每天放学,哥哥总会拉着她的手,陪她聊天一路回到家。排排矮屋边,长长石板上,窄窄胡同前,脚印串成双。

日子一天天过去,兄妹也渐渐长大。夏天的晚上,哥哥的身影淹没在飞扬的尘土中,机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妹妹,不由得心生担忧,神色骤然惊恐。

施工结束后,程颢飞快换掉了肮脏的施工服,洗了脸,从尘土漫天中钻了出来,露出了清秀的面容。他拉起妹妹的手,说:“走吧。”

归家的路上,兄妹的步伐伴着三轮脚踏车一路叮叮咚咚。玻璃厂旁的那条大街亦坐着不少倚着木架的儿童,老街上的老豆腐摊异香扑鼻。程颢看出了妹妹的小心思,掏出为数不多的工钱,买了一小碗老豆腐,在程琳看来,碗虽小,但比起天天嚼的硬馒头,却已是不可奢求的恩赐了。

程琳一边细嚼慢咽,一边问道:“哥哥,修地铁不觉得辛苦吗?”

程颢眼光望向远方,“等我们从好学校毕业,或许就不用那么累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兄妹二人在奋斗中越来越坚实。几年后,程颢顺利地考上了重点高中。程颢告诉家人,由于高中离家远,他不得不选择住校。离别那天,程琳和哥哥来到地铁站。望着刚修建好的地铁线,看着自己被光阴打磨得粗糙的手,程颢长长地叹了口气。

“哥哥……”站在地铁站,看着提着笨重行李箱的哥哥,妹妹的伤感直涌心头。

“别哭。”程颢安慰着说道,“我们曾说过,要一起上好的中学。三年后,你一定也会来到这所学校的。”

车到了。哥哥向妹妹挥手,头也不回地快步走上列车。程琳追着列车,任凭眼泪随风飘荡,但终究赶不上地铁的步伐。直到列车开远了,程颢盈眶的热泪才崩出,潸然而下。

程颢走后,程琳再也感受不到那只温暖的手。石板路上,也只剩下伶俜的脚印。但哥哥时常寄来的信,总让她寒心回暖,电话中哥哥对校园生活的描述,也让她对高中充满向往。

三年后,哥哥来信说他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而程琳也在一番奋斗中考上了那所心驰神往的中学。许多时候,她总觉得力不从心,但哥哥寄来的一封又一封信,一次又一次对大学风光的描述,对妹妹的深深关怀,总是激励着她不断拼搏向前。

成长或只是那么一瞬,短暂三年匆匆而逝,她已成为了一个重点大学的高材生,然而泪和汗水,洒满了长长的路。

又是一个夏天,程琳放假回家,再一次坐上地铁。地铁上的风景早已与从前不同,到处都是高楼林立,与曾经的排排矮屋判若云泥;窈窕的石板路早已被宽阔的柏油路取代。几个背着新书包的孩童在地铁上活蹦乱跳,吵吵嚷嚷。走下地铁站,程琳却从地铁口处的施工点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满面尘灰的背影,难道是哥哥……她恍然明白了。哥哥为了生计,供养自己上学,初中毕业后便再也没有步入学堂。信、电话,这一切一切,都是安慰自己编出来的。

凝望中,程琳热泪盈眶。

卡西欧手表 精仿

精仿手表去哪买

浪琴复刻表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