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体制性成本为何成发展瓶颈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5:24 阅读: 来源:塑料桶厂家

公路收费站过于密集,导致物流费用居高不下,制约了产业发展和商品成本的降低。

全世界四分之三的收费公路在中国,物流、税负等体制性成本正在成为制约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瓶颈之一。

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刘建沪表示,“中国很多公路并不姓‘公’,很多已蜕变成纯粹的商业赚钱工具”,以致把公路拿去上市并变成“路桥收费业”,这样修建起来的公路必然追求利润最大化,从而加大社会物流成本。2010年中国《证券日报》曝光了2009年三大暴利行业,路桥收费业竟然名列榜首,金融保险业位居次席,房地产业只能敬陪末座。

经过上百位国内著名经济学家、流通学者及商业精英的提议和甄选,并通过严格的专家评审后,中国商业联合会近日发布“2011年中国商业十大热点展望”及其评述报告指出,目前,中国商业领域受制于一些不利因素:国内消费保持快速增长,受通胀等因素影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幅将有所放缓;而更值得关注的是,流通成本持续增加、居高难下,这也直接造成物价持续在高位徘徊,消费者为此而买单也成为必然,因此,降低商业服务业体制性成本已成为业内期盼。

2010年国内市场给人的印象是:销售活跃,通胀渐起,“炒作”此起彼伏,大局波澜不惊。1-10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25313亿元,同比增长18.3%;预计全年名义增长率在18.5%以内,比上年约高3个百分点,但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在15.1%左右,比上年实际增长率约低1.8个百分点。

以店铺租金为例,10年前一般要求每年租金递增5%,租期5-8年;而现在普遍要求租金年递增8%-10%,租期也缩短了,有的出租方看到社会租金猛涨,宁可违约受罚也要收回商铺使用权,转租出价更高者。

另外,人工费用上升很快。近年批发零售和餐饮业平均人工成本普遍提高二三成。而随着刷卡消费日益普及,城市商业营业额中刷卡消费在大型百货店中已达70%-80%,但中国银联并未降低收取的刷卡费率。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国雄表示,大约10年以前,国内社会物流成本占GDP比重约为20%,前年和去年均为18.1%。“用如此之久的时间取得如此微薄的降幅,与国内物流现代化的进步程度很不相称,却同体制落后产生的额外成本直接相关。试想那些运输中名目繁多的收费,再加上不开票的“灰色”收费统统摊入流通费用,物流成本怎能不高?”

刘建沪表示,除物流问题外,税收制度问题导致目前中国商业服务业税负偏重。根据商务部的一份报告,我国内贸行业(批发零售和餐饮业等)总体税负水平为26.4%,分别比房地产、金融保险、信息通讯业高出4.6、5.8和13.6个百分点。

2011十大商业热点展望

1、2011年是“十二五”规划开局之年,转变流通发展方式备受瞩目。

2、受通胀等因素影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幅将有所放缓。

3、连锁零售商力拓网上销售“窗口”;网上商城加快自建物流体系;网络团购出现爆发式增长。

4、适应老龄化需求,开拓银色市场,将成为新一年扩大消费的重要切入点。

5、“绿色低碳”零售业继续升温,效果彰显,有望成为“十二五”商业发展的长期“亮点”。

6、“食以安为先”,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试点工作全面展开。

7、适应消费需求日益扩大的差异,零售业态加快创新。

8、地铁轻轨交通的快速发展,势将改变城市零售服务业的聚集模式,车站商业将快速崛起。

9、商业营业用房成为投资热土,商业街建设进入高峰期。

10、流通成本持续增加居高难下,降低商业服务业体制性成本成为业内期盼。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在我们传统的心里,国强民弱恐怕是现实的需要。我们的目标是国富民强。可是细细想想吧,国富只是共识,国家取可以强国家机器,人民可以取遇到困难时找国家;至于民强,而只能各取所需了:民弱好统治,民弱可以让国家放心地当靠山;而人民呢,你自己努力不足,怨谁呢?

生活的事千差万别,归成一句话,那就是那你从国家手中租到一些公共设施并依照你制定关加于国家身上的合约经营的时候,你既是守法公民又是国家的功臣,至于收使用公共设施的费嘛,那是市场公平交易,怪不得谁。

天天打主意收取别人脚的下路的税的人,不是专家,而是窃国大盗的帮凶;时时想着复辟人头税的人,不是治国巧匠,而是害民元凶!想一想吧,路税高断了我们的根,房税抽干了我们的血。当我们在国家的名义下,变成物的奴隶的时候,我们的生命与人格早就烟灭灰散了。

当我们无助的时候,说是体制造成的;当我们受到伤害的时候,说是体制造成的。难道体制就是我们受苦受难的魔鬼?既然是魔鬼,我们为什么还要天天强调完善体制?换句说,就是让魔鬼本事更大点?事实上不是我们的体制有问题,问题出在执行体制的不是人,而是机器。怠慢办好事说是法律体制没规定,挣利贪污说是法律规定得难于操作。如果没有为民执政的胆略,请不要赖在执政的位上。以执政的名义,私自提高执政成本,那才是欺世盗名。——焦云逸

我们整个民族都成了穷怕了的民族。我们的社会空前的拜金,正说明我们曾经空前的贫穷。国家亦和人一样。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仓禀实而知礼节。我想,随着中国的日渐繁荣,慢慢地就调整自己的步伐,慢慢地我们会走上正常的发展道路。虽然这个过程比较漫长,但一定会到达。——龙在天

体制更改又谈何容易?让政府,让官员们去做活雷锋?还是不要再幼稚了。——李特

建国以来,我们的传统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要不是这么高的体制成本,我们就没有这么多的钱拿来砸奥运、世博。欧洲之所以这么和谐,是不要“脸”,要实惠。以前听人说:北京上海人出去旅游,事事计较,吃碗面都要问下附近有没有更便宜更干净的馆子;小地方的人去旅游,猛花钱,吃喝玩乐不太问价钱。这就是:一线城市的人很理性了,旅游是过日子的一部分;小地方的人很冲动,觉得旅游和过日子没关系。所以,北京上海人年年安排自己的旅游,小地方的人一辈子就那么一两次。 我们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可想而知。国家也一样!——马超

毛主席说,千年犹行秦法政,看来确实不假:商君的“强国弱民”思想直到今天仍很有市场,政府与民争利的现象仍旧普遍。学理上讲,政府这种“内部性”行为是一种非生产的行为,它只会增加社会的运行成本,降低地方的竞争力。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资本是会根据投资环境的好坏和交易成本的高低选择“用脚投票”的。那些高税负、高收费短期是为地方政府创收,长期却可能是阻碍其发展的最大障碍。——西铭

“人多力量大”就像一条真理一样印在人们的脑子中,大家集中起来办了一件又一件的大事,却忽略了在这个群体中的个体是多么的脆弱。因为这个群体的力量不是通过个体的合作产生的,而是通过个体的牺牲。个体牺牲条件下群体怎么会获利呢?除非获利的根本不是群体。——杨弼麟

就是说么,物价上涨,不是那些个简单的原因,总有些不平衡的因素,干扰了幸福生活。——人可木木

国外的杂志曾发布过一个税负痛苦指数排,中国位列榜眼。除了税之外,名目繁多的费,我们也没少交。中国历来好似就有这样的传统,就像《让子弹飞》中有汤师爷所说:县长上任,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这些问题归因体制的话就太大了,是党领导一切的体制,还是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我觉得更贴切的应该说是制度因素,我们有没有一个合理的税费制度,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初衷是否得到落实。——笔笔的笔

记得每年坐飞机到南京爸爸都会到南京接我,这一来一往,过路费甚至达到上千,比我买的机票还贵,实在是无法理解,上趟大学,回一趟家,在中国似乎都成为奢侈消费。有人说,可以坐火车啊,像我们这些学生,除了能买到黄牛票,哪能有正常票排队买到呢?——胡倩

子曰:“王者之国,使民富;霸者之国,使士富;仅存之国,使大夫富;无道之国,使国家富”。现在我国的税收收入达到7万亿之多,名符其实的国家富裕,按平均算下来,每人每年纳税高达五千多元,通过每种商品,各种渠道,就算达不到纳税工资,通过购买其它生活用品,日用品等都间接的纳税了,而中国人年平均收入也不过万元左右,纳税之重可想而知,税收之重加重了生活成本,使物价提高,而工资却又并无增高,虽然国家有对贫困人群进行补贴,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要合理安排税收,增加人民群众收入,这才是当务之急,要让富裕人士承担起税收的重责,减轻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压力。——王韶

几年之前看到一个收入排行榜,第一的就是高速路,第二是烟草,这样的收入排行,合理性在哪里?烟草是毒品,这样的排行给我们看着的是中国巨大的烟草市场份额。而高速的高收入带来的一系列的影响却是物价成本的上扬。——杨文

用个别网友的狠话说:中国有很多合法的“抢钱”的暴力行业。体制性的成本,物流环节的税费、税负这样的高收费会对经济产生减速的效果,国家就像一个青年人迅速变成老年人一样失去活力,血液循环速度降低,经济运行成本提高,等高速公路收费站这样的暴力企业发展起来以后,会成为经济持续增长的阻碍性力量,对国民经济的发展产生巨大的破坏作用。给中国的机体造成动脉硬化、甚至血栓梗阻等。——刘鹏飞

中国的赋税制度的确存在很大问题,我家也是做生意的,以前生意做的挺好的,但是并没有做的越来越大,主要的原因是各种高额的地税国税工商税等等。枪打出头鸟,那些税务部门就是喜欢盯着那些生意做的红火的店家,苛捐杂税很重,好像现在我们那里还好了一些,以前真的是由于不堪重负才在生意最兴隆的时候选择了缩小店面。国家的税务,公路等等体制成本的确制约了国家经济的发展,如果不解决肯定会限制经济的发展速度,影响到十二五计划!——张欢

国外的基础设施都是政府掏钱群众获益,只有中国的是政府花钱修民众花钱用,亲爱的政府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搜刮人民油水的机会,而且总是美名曰舍小家为大家、为社会主义发展做贡献。如此国家、如此政府,怎能不让人心寒?——程鹏丽

没有体制性的成本何来制度性的优惠?政治的抓手仅仅扼着经济的咽喉,现在经济也想捏捏政治这只手,还得看政治乐不乐意。这个问题如果三言两语能说清,就不会有政治经济学了。只能期待体制性成本改革和制度性优惠调控能来得更给力一点。——夏羽

现在的中国司机有这样一段话“开着全世界零售价最高的车;缴着全世界最多的费;用着全世界最贵的油;行驶在全世界最不守交规的人群中;避让着全世界最多的特权车;担心着全世界最莫名其妙的罚款;暴露在全世界密度最高的电子眼下;行驶在全世界收费最多的公路上……”这段话完全的剖析了中国社会。瓶颈有粗有细,很显然中国目前的体制完全是卡脖子了。——潘昕妙

北京订做工作服

常州订做西服

赣州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