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私人博物馆现今何以安身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11:59 阅读: 来源:塑料桶厂家

陈宝定算具陈列室、陈宝财蝴蝶博物馆、鹤壁煤电古典艺术博物馆……那些当年在上海滩名噪一时的私人博物馆而今或无奈关闭,或基本处于无法营业的境地。

记者近日探访多家私人博物馆,发现即使尚在坚持营业的博物馆,大多迁至地段偏远处,门庭冷落。同时,他们也在苦苦探索生存之道,或入驻旅游景区,或与区县合作实现资源互补,但这些努力的主动权又往往掌握在后者手中。

私人博物馆何以安身,牵扯的不仅是民间收藏者那份痴心,更事关上海文化基础的丰富多彩。民盟市委前不久提交社情民意,呼吁动员各方资源,为上海的私人博物馆提供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收藏全凭一片痴心 根据一名收藏爱好者的指点,记者来到位于建国西路上的“陈宝定算具陈列室”,只见大门紧闭,景象萧条。一个门板大小的巨型算盘被扔在院子里,积满了灰尘。

这座私人经营的算盘博物馆创建于1981年,曾在上海私人博物馆界颇有名气。收藏有算盘800把、算尺150只、算器50件。1985年,中国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部反映中国珠算技术发展的大型彩色纪录片《珠算的故乡》,其中拍摄了陈宝定500多件算具藏品,自此陈宝定的“算盘王国”声名大振。 辗转打听,有位邻居说,这个博物馆关门已有些年头,自从陈宝定生病住院,他家人就不常来打理了。93岁的陈先生去年过世,该博物馆大概不会再开了。

“不痴难收藏。”私人博物馆的经营者全凭一片痴心,且大都上了岁数。曾经名噪一时的“蝶王”陈宝财创建了蝴蝶博物馆,后因病重不得不休馆。多伦路筷箸民间博物馆馆主蓝翔今年80岁高龄,尽管精神矍铄,但要维持一个并不赚钱的私人博物馆,还是力不从心。蓝翔从1978年开始收集,收藏了2000多双古筷箸。

“私人博物馆大都靠痴迷其中的收藏者苦苦支撑,若子女对此不感兴趣,结果就是后继乏人,很难逃过闭馆的命运。”

成本高难以为继

上海曾开私人博物馆风气之先,始于上世纪80年代,兴盛于90年代,期间曾有150多家私人博物馆散落在上海各个角落。翻阅1999年7月6日《解放日报》,20家对公众开放的私人藏馆被列表刊登,馆主中不仅有前面提到的陈宝定、蓝翔,还有收藏戏服的包畹蓉、收藏三寸金莲的杨韶荣等,他们被称为收藏界各显神通的“八仙”,其风光程度可见一斑。

然而好景不长,2002年以后,这些私人博物馆陆续传出经营不善的消息。曾是上海私人博物馆密集的多伦路,十多家博物馆只剩下两家。

要成为博物馆,必须要有独立馆舍且对外开放,房租成了很大负担。十多年前,虹口区为鼓励私人博物馆发展,将多伦路上多处房屋低价出售给民间收藏家。这些私人博物馆曾试着卖门票,可观众寥寥,现今不少公立博物馆都免费参观,私人博物馆也跟着免费。

由于运行难以为继,蓝翔老先生不得已将一半空间租给一个玉石工艺品商户,“除了离休金,我没有其他收入,因为缺钱,藏品好多年没经过专业清洗了”。出售藏品?他坚决地摇头。据他说,曾经有日本藏家出价200万元收购他的部分藏品,但他舍不得,没有同意。

资金难题,也迫使一些私人博物馆转战他乡,一家曾落脚南京路的私人博物馆由于高房租月月亏空,后来搬迁至武定路,但每月5万多元的房租还是吃不消,最终搬到了江苏一处古镇上。

“以商养文”求自救

在上海,不少私博业者正在努力寻找出路。 李明波的汉风堂古玩杂项展馆属于 “以商养文”类型,这也是不少私人博物馆赖以生存的做法,以商业利润弥补文化上的支出、成就文化爱好。

同样“以商养文”的还有许四海,所不同的是,他本身就是陶瓷艺术家,是展品的创作者。在位于曹安路百佛园内的四海壶具博物馆,许四海一边做展示,一边做生意。另外一些博物馆则设法开卖品部,靠出卖复制品、纪念品等缓解资金不足问题。但大多数“以商养文”案例并不怎么成功。

识墨轩美术馆做的是工艺品及各类复版文物雕像,老板兼艺术总监徐晓镛却有另一番想法。他说,私人收藏馆与人一样,也有生老病死,有些私人藏馆被历史淹没、展品世世流转也在情理之中。境界高的收藏者以研究、传承文化为己任,在力有不逮时会托付给信任的人,或捐献给公立博物馆,许多国外收藏家也是这么做的。

在海湾森林公园展出的越窑青瓷馆,序言中也写下类似的话。收藏家陈国桢意识到仅靠个人力量无法保护和传承越窑青瓷文化,于是决定出借展品给公立博物馆,让收藏爱好者共享文化盛宴。

据称,陈国桢还打算找一家实力雄厚的企业,整体收购他的博物馆,或合作办一家国内一流的专业博物馆。新合作模式在试行 在“以商养文”自救的同时,私人博物馆另一种生存模式正在开启,他们或入驻旅游景区,或与区县政府合作办展。但这些动作的主动权往往掌握在后者手中,更多的是靠政府的决心或企业的眼光。

听说四海壶具入驻海湾国家森林公园展示,记者来到这个离市区约60公里、开园半年多的公园寻访。尽管是周末,整个公园人气并不太旺,其中的文化观赏区更是人迹寥寥。这里除四海陶艺馆,还有越窑青瓷馆、旺家根雕馆、雅兴楼书画艺术馆、昆仑石屋等私人收藏展示。据四海陶艺馆的联系人陆萍介绍,他们今年4月入驻该公园文化观赏区,这个馆由园方提供场地、负责装修,许四海负责提供壶具展品,同时支付员工工资和场馆水电煤费用。

事实上,旅游景区也想吸收私人收藏展示加盟提高自身文化品位、丰富旅游资源,这并非上海首创。在苏州,锦溪镇被誉为“中国民间博物馆”之乡,拥有古砖瓦博物馆、华夏奇石馆、华东第一古董馆、东俊根雕艺术馆、柿园书画馆等14家民间博物馆。这些博物馆的驻扎,是在当地政府部门整体规划下实现的,该镇以博物馆作为旅游主题,部分旅游收入用来贴补私博经营。

在闵行区,则出现了政府扶持民间收藏馆的模式。包括汉风堂、识墨轩等6家私人藏馆获得政府首批资助。汉风堂藏在金平路上一家建筑公司的大招牌下,并不起眼,唯有门楣上方的黑瓦飞檐显出它的与众不同。在记者参观的20分钟内,没有其他参观者造访。馆主李明波表示,房租加上运营费用每月投入近万元,虽然政府扶持资金抵消了部分成本,但如果生意不好,展馆还是可能无法维持下去。

私博安身需各方想辙

博物馆的数量,往往代表着一个地方的文明程度。伦敦和维也纳博物馆数量超过100个,巴黎和东京超过200个,纽约更多,达2000个。民盟的社情民意认为,上海的私人博物馆在文化价值上各有长处,很多藏品是国家博物馆所没有的。它们是组成上海文化的重要部分,希望引起各方重视。

企业赞助不失为另一条出路,有些私人博物馆曾寻求过合作,但最终不欢而散。一名曾开设博物馆的收藏者说,国外私人博物馆业发达,因为政策规定企业投资私博可免税,许多企业乐于出资。但我国没这样的政策,企业无利可图,很少愿意投资。“我们希望私博能纳入政府扶持文化产业政策,能减免些税收。”

“可采用政府补贴的形式,对整体博物馆进行补助。”民盟的社情民意建议,在上海设立专门的民间收藏馆,用于安置上海众多的民间私人博物馆;让众多私人博物馆免费入驻,每个主题可以有一个或若干个展厅,不单独收取门票费用。

一些私人收藏者认为,选择较大的场地建“上海民间博物馆”,将私人博物馆“打包”展示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他们建议通过一些文化基金来操办此事,并通过收藏协会、专家等对私人展品进行评估,选择有价值、适合展出的项目入驻。

水冬瓜价格

高空作业车价格

十字主令开关

相关阅读